淮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那一夜晚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39:55 编辑:笔名

也许有很多人会逃离,,但你根本不必躲避,因为你无论跑了多远,总有一双眼睛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你。夜,一片黑,甚至看不见星光。暗红的冷灯,苍白的月亮。他的脸,也是苍白的,他的眼睛,也是一样的漆黑。店里的人,只剩下一个店主,两个伙计。只要这里没有打烊,那个人就一定不会离开。他,往往第一个到来,最后一个离去。风就像情人的手,拨开他衣襟的一角。他总是一声不吭,很安静地在喝一杯茶,但这杯茶仿佛是苦艾酒,使人难以下咽。“客官,小店就要打烊。”他没有动,连喝茶的姿势也没有改变。他整个人,就像是冷酷的一把刀。的确,他在等一个人,一个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人。老板铁青的面孔,也被这个人所发出的光辉掩盖!夜,瞳空一样深,深得就像是情人的眼睛,脉脉含情。然而,他没有情人,也没有朋友,甚至连梦也少得可怜。因为,他是一个叛门者,一个背叛师门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些呢?茶,比酒还苦涩的茶!“客官,小店就要打烊了。”耳边再次响起了小二的催促声。银子,桌子上的寒光。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掏出一枚银锭。十三年前,墙边窥看的那个少女。现在她又在何处了呢?十三年,足以使一个人改变,也足以把一个人摧毁。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云霜!”她兴奋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客栈消失了,然而呈现的却是一片瑰红的梅花。血,比血还红。花,比花还深。十里梅花照眼,三千霜秋岁月。云霜轻轻拂拭她的面颊,泪水!居然倾注而下!客栈外面,也是一树梅花。幻象消失了,却仍旧有梅花的寒香。十三年来,陪伴他的,除了那把剑,就是一块玉佩。玉佩,是紫色的。这种孤独,就像是疾病。但他以疾病为生。有些病,并不是药物所能及,即使是江湖神医,御前药郎,再世华陀也难以救治。除非………   晚风起,吹动着他的衣襟。就像是情人的指尖。他已经等了三天。但他又何尝不是等了十三年!三天,相比起十三年以来的等待,实在太过渺小了。门开了,外面停着一辆马车。车上下来的中年人,一步就跨进了这家店。这个人,就似乎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天神,那身绸缎的华服几乎夺去了苍山翠色!客栈后面就是山。他刚一进门,吸引他的就是那把剑。一把无情的剑!这把剑,曾经被无数名家用过,浸过无数血。曾杀过无数的人。不管是谁,都会被剑上散发的杀气逼出滴滴冷汗!“你终于来了。”他放下那只端茶杯的手。“我记得,当年的你,曾是那样的风发意气。”“不错,但人是会变的。每个人都会变。”这两个人,都是梅花剑宗的弟子。师兄叫高风,师弟叫云霜。“十三年之约,你终于还是来了!”“我们彼此都没有忘记,十三年前我们的那个约定。就像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你。”“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三天!”那个声音坚定地说道。三天以来,他朝思暮想的就是可以与师兄将十三年前的约定做一个了结。“十三年来,你觉得她的心还在么?”高风的声音压得很低,店主也不由得被这两个吓得浑身发抖。“想当年,你与师妹本是两小无猜,梅青竹马,师父却将师妹许配给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十三年前!大雪封山!他们手中的剑尖几乎已经碰撞到对方的鼻子。火焰中,只有死夜一样的精灵。在跳动。他们的步伐都很慢,甚至慢得怕人,   因为一出手,就必是杀招!夜,空洞的夜!使人难以透过气来。高风上前一步,左手扶住了长剑:“师弟请!”转眼之间,他已攻出了十七招!即使再快的剑,也难以抵挡住高风那如同狂云的剑招。但他却是轻轻把手一隔,两条剑就像是两道冰。   “师兄,我武功不及你。”十三年前,他们在梅花山庄整整恶斗了三天。即使是铁打的人,也难以支撑三天。但是他却做到了。三天之中,他一共接了师兄五千招!高手过招,就像是运斤成风,一点差错都会导致满盘皆输。但云霜却仅仅凭借着自己毅力支撑了可怕的三天。   “今天,我到这里来,也就是为了看看你这把天下无双的剑!”高风跃剑而起,死死盯住师弟。他知道,十三年来,他已经不是当年的云霜了。他的剑就像是死神的黑翼,当你真正看到他时,剑锋就已经穿过了你的喉咙。那种快,准,几乎是任何一个剑客无法超越的地步。高风也明白,十三年,他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战!   “师弟,出招吧。”他的神情虽然颓废,但却充满了诡异!高风退了两步,云霜也退了两步。店主几乎不忍目睹。十三年来,店主也看过无数的好汉血洒客栈。然而他不明白,江湖中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人明知自己要死,仍旧挺剑而出!是的,他是不会明白,其实就连江湖中人也很少明白这个道理。因为他们早已被江湖的法则牢牢地束缚起来。   高风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剑手,即使是在师弟狂攻之下仍能从容面对。但是,他却忽略了这一点:云霜的剑并没有出鞘。“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师妹会嫁给我!”想到这里他就有无限的怒火中烧!十三年来,他苦苦追寻的答案却只是师兄的沉默。他为了她,被逐出师门。他为了她,不惜与整个梅花山庄为敌!这难道就是他所想要的么!师父的确不在了,但是发生的那么多的事也不在了么?   人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使人真的难以捉摸。就似乎是夜空中的玫瑰,一旦过了梦境就随风飘零。“你为什么还不出你的剑?”“我只想弄明白,这是为了什么?”“他老人家不会将师妹嫁给你,也是有他的原因!”“有什么原因?”   “我不能说!”他已经躲了自己十三年,到底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剑光,亡灵一样的剑!那是一种高峰从没讲过的剑法,如同午夜的风铃使人难以捉摸。冷冷的剑,当你没看见他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你的面前!这是一种怎样可怕的剑,这又是一个怎样可怕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我有两个仇人。一个是我父亲,另一个,就是你!”然而他也从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师兄夺走了自己心爱的人。十三年前,在师兄完婚的当天,师父去世了。梅花剑庄迎来了它第七十任掌门,高风。   “云霜!住手!”好熟悉,但是也好陌生。“好像连我都忘了你的声音。”她轻轻走了进来,就像是一朵出落在人间的莲花。黑夜使她更加楚楚动人。光是这双眼睛就足以征服所有的人。“你还是回来了。”“难道我不该回来?”“云霜,我知道,十三年以来你的心并不好受,师兄他也是想用十三年的时间是你慢慢适应………”她却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肚子!   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是藏也藏不住的。一种是男人的花心,另一种就是女人的肚子。“你,你……哈哈,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个样子。也许我想错了,是我错了!我本以为你的心中还会有我的,然而我错了,因为我不配。我实在是太过自作多情了,简小姐是何等的尊贵,又怎么会看上我一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是的,是我看错了。”   “云霜,对不起,但,这也不是我所希望的。如果……”   “我不相信如果,也不相信来生!因我这样的一个人还会有来生么?是的,我是神剑,但我到底是输了,你没有等我。天下有那么多造化弄人,却很少有苍天眷顾,因为有些人生来就是来受苦的,而有些人生来就注定享受,我又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我们彼此都清楚的要命,你可以抛弃我,你可以侮辱我,而我只有默默的承受!”   云霜看到了她手中牵着那个孩子。孩子却用一种无辜的眼神:高峰是他的师兄,简凌芳的丈夫,孩子的父亲。他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人世间有那么幸福,都留给你们。痛苦,我一个人承受。”梅花开落在枝头,就像是多少年以来一种景象,又一次失去。春天可以失去很多,得到的却往往很少。   云霜人已经退了出去,只剩下空空的房间里还有两个黯伤的人。   “因为他永远不会知道,他就是师父的儿子,你的兄弟。”高风永远不会说出这个秘密,而且他要把这个秘密保守下去,直到永远,因为这是对死者的承诺。   自从那一夜,既没有云霜,也没有了神剑。   共 30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青少年如何预防阴茎异常勃起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专治癫痫

上一篇:仲夏月夜难眠

下一篇:田野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