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魔弓马丁 第七十章做生意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1:13 编辑:笔名

魔弓马丁 第七十章做生意

就在少伊和给那些犬人百姓大说特物我们人类功绩的时候,我的张汉文坐在犬人酋长面前讨价还价,至于对什么讨价还价,就是那五个狼人奴隶。

奴隶在兽人部落里是一直存在着的,只要在各部落之间有战争,就会产生大量的奴隶,至于为什么在近百年前兽人与人类之间的战争中没有多少奴隶,那是因为人类那时候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赎回奴隶,而人类奴隶的力量又太过弱小,体质也不咋得,还不如做为食物来的合算,所以兽人更愿意把人类当食物,而现在,人类有专门的组织来做赎回奴隶的工作,自然在与人类的战争中,兽人越来越愿意留下人类当奴隶。

当然奴隶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他们没有人权,没有自主支配的财产,他们本身就是主人的财产,是财产就可以买卖,现在,犬人酋长就想通过买卖来取得这五名狼人奴隶的所有权,因为他们已经在最近五年时间里,在与狼人的部落战争中没有俘获任何狼人奴隶了,倒是被狼人俘获了大量犬人奴隶,听说还有部分犬人奴隶被贩卖到人类的地盘上。

“金酋长,我清楚你们需要这五个狼人奴隶为你们的部落打气,不过我想知道的是,您要用什么东西来换这些奴隶呢?不可能就以一个兄弟盟的名义就要这几个重要的奴隶换过去吧?”这个金瑞的父亲在做了一大篇做和我的风暴之眼结成兄弟盟友的承诺之后,抛出一个想要那五个奴隶的说法,张汉文立刻顶了回去。

金家父子对视了一眼,金酋长马上说道:“当然不是,我听瑞儿说你们这个佣兵团是一支纯骑兵,这在进入草原讨生活的人类佣兵可很少见啊,要不我将我手里的追风马拿出来交换您手里的奴隶?”在刚才的交谈中,金酋长已经知道这个张汉文就是张硕的父亲,在他看来儿子在这没有能够亲自掌权之前,父亲是可以完全做主的,就象他可以做金瑞的主一样。

不得不说,金酋长想的不错,不过我们人类在面子工程上还是有一套的,所以张汉文说:“这需要我儿子来做主,只要他答应,我愿意和酋长做这一笔交易,我现在就去找我儿子,看看他同意不同意。”说完起身走出酋长的帐篷,不过他不过是做做样子,他并没有去找他儿子,而是在犬人的营地里转了一大圈,把我这边想要的东西又梳理了一遍,才回到帐篷里。

金酋长看到张汉文进来,却没看到张硕,不解的问:“张副团长,您的儿子呢?”我在张汉文走出帐篷的时候,已经告诉他们张汉文在我的团里是副团长。

“在这种正式场合里,当然没有他的位子了,他不过是名E级佣兵,在我们团里连小队长都不是,自然不能参加我们之间的商谈

。”张汉文吹牛的时候真是一点草稿都不打。

“不知张副团长的佣兵等级……”金瑞坐在他父亲边上,听到张汉文说到佣兵等级,好奇的问了句,当然,他父亲同样也有这个好奇,不过,这可不能由酋长问来,自然只有他这个做儿子的来问了。

“A级!”张汉文顺手将徽章从口袋里掏出来给酋长父子看过,两人尊敬的看了眼张汉文,再看向我的眼神可就不对了,张硕做为一个E级佣兵,功夫已经那么好,而他的父亲张汉文又是A级佣兵,在他们的念头时在,都是武力值高的人才能做头领的,那我这个团长的功夫要多了得了。

金酋长立刻将自己摆到了一个弱者的地位上,他想到的是哪怕自己这边多付出点,一个把这五个狼人奴隶弄到人,另一个把这些人类笼络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呢。

我看出金酋长似乎误会了我们的实力,要知道,那些狼人已经战斗了整整一个晚上,而我们却是以逸待劳,而且我们也不是正面战胜他们,我们通过远近配合,而正面又有犬人顶着,最后,在狼人已经丧胆的情况下,张硕也没有正面去硬碰狼人,不过是通过技巧得胜的,可以说那个狼人班长是被吓到投降的,他真要豁出去命去,张硕能不能战而胜之,真说不好。

不过,犬人愿意认为我们很强大,这是好事,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实惠,何乐而不为呢?

“不知张副团长您和您儿子商量的怎么样了?”金酋长笑眯眯的问道。

“听酋长大人您刚才说的,你们最近捕捉到不少追风马?”张汉文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装做随便的问道,既然犬人觉得我们很强大,那么我们装的更狂一点效果应该会更好一点。

“是的,最近有一个大型的追风马群从我们部落附近路过,我们诱捕了十多匹!”金瑞王子马上说道。

“噢?我想王子看到的,应该就是我们正在追踪的那一群,我们正准备将这群追风马全部捕回来,正好我们团准备组建一支魔兽骑兵,还差着百十匹,殿下您也知道,要组建百人以上的魔兽骑兵需要有头马带领,正好这一群正好是头马群,我们捉回去正好。”既然吹上了,那就吹的大一点好了。

金家父子听的眼睛都突出来了,他们不是没想过捕捉一整个魔马群,他们做为草原上的土著,自然知道各系魔马的聚集地月亮湖,他们几乎每年都会到月亮湖去想要捕捉带有头马的马群,可惜就算在五十年前,犬人势力最强时,也没有成功过,不要说现在这势力持续衰弱的时期。

今年也是运气,碰上头马群过境,他们在三天前组织了以王子以及族中第一勇士的三十多人的捕马队,准备去捕捉那匹头马,结果,除了捕捉了十来匹马以外,连那头马的边都没碰到,那第一勇士更是被头马的火焰弹活活砸成了一具焦尸,还伤了十多个人。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狼人,那些狼人特意派了五个小队把王子的后路给断了,这才给了我把王子救下的机会。

这对父子倒没有对我们捕捉头马提出质疑,他们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实力,自以为我们可比他们强太多了,而且在这个第一勇士被干掉的时候。

“张副团长,没想到你们原来准备把整个马群都捉回来,您看我们刚才还想着用几匹追风马来和你们交换那几个奴隶,我们太自不量力了!要不你们开个价吧!”金酋长讪笑着向张汉文说道。我把交涉权都交给了张汉文,所以我就坐在旁边,吃吃喝喝顺便给张汉文做后盾就是我现在的任务。

“追风马我们当然要,不过火系的不需要那么多,酋长您也看到了,我的人并不是都配有追风马的,这些人这次跟我们出来,就是准备捉追风马做坐骑的,他们都是今年我们团的新进人员,正好做为他们的入团考核,我们这次只有四名老兵带他们出来,做为考核官,考核内容就是训马。”张汉文还在吹,我抬眼看了他一眼。

金酋长的神色可更精彩了,张汉文继续说:“既然金酋长愿意为我们提供追风马,我们还是要的,不知酋长能不能提供全系追风马啊?”

“当然,当然可以提供,我们每年都会到月亮湖捕捉各系追风马,您可能知道,我们犬族和狐族那都是出侦察骑兵的地方,所以,我们每年都需要风系追风马的,这些风系追风马,一个是我们自己捕捉,一个就是通过用其他系去别的部落换,所以我们部落里有各系追风马。”金酋长听说我们还是愿意用追风马来交易,自然是高兴的。

“这样啊,那我们先要三匹风系的,一匹土系,三匹火系,要野性未驯的,让小家伙们把驯马的考核过了再说,驯好了马再去捉马,金酋长你看如何?”张汉文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金酋长就怕我们没有要求,有要求才好交换那些奴隶嘛,那可是他们以后炫耀的资本啊。

“不过,张副团长,你们只要这点吗?你们不要水系的吗?”金酋长不太相信我们就要这么点东西,他自然要问上一问。

“当然不是,我们今年要考核的佣兵里没有牧师,所以不需要不这些小佣兵配备,不过,我们希望每年都能从酋长您这里得到每系追风马各十匹,包括今年。当然今年火系的就不用了,我们会自己捕捉,这可要酋长帮忙了,还有我们还需要几名向导,好协助我们去围捕那些火系追风马。”张汉文说道。

“这个,这个!”这样算来每年都要五十匹追风马,如果只是一年,这价格对犬人来说,他们还赚了,可每年都要,这可就……

“我们从明年开始会为酋长提供每年两万公斤的粮食如何?”张汉文问道。

“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对于金酋长来说,这差不多是一百人一年的口粮,数量不多,但在草原上,粮食一直是个难题,能多解决一个是一个。

上饶治疗宫颈炎费用
安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金昌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上饶治疗宫颈炎医院
安康治疗白斑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