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谨防变味的城镇化工业化危及粮安

发布时间:2019-09-13 05:54:31 编辑:笔名

谨防变味的城镇化工业化危及粮安

近日,联合国粮食问题特别报告员奥利弗·德·舒特尔倡议,全球粮食价格连续8个月上涨,目前面临与2008年一样严峻的粮食危机。据世界银行的最新统计显示,从2010年10月到2011年1月,国际粮价大幅上涨15%,与一年前相比飙升29%。农产品引发的通胀导致印度首都新德里数十万民众聚集示威,抗议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事实上,全球复杂的社会形态与经济环境,都与消费压力有关,当劳动收益无法满足正常的生活成本支出时,我们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恐慌。因此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要解决粮食危机隐患就必须从最基础的土地管理抓起,谨防高速发展下的城镇化和工业化被异化而引发粮食危机。其实工业化与城镇化本来是人类走向文明的目标与美好意愿,但在其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工业化、城镇化的概念往往被一些地方行政机构所异化,出现了一个个困扰中国发展的难题。

工业无序扩张环境污染严重

无序化的工业化扩张与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影响农业发展。工业化是工业等产业在国民收入和劳动人口中所占比重持续上升的过程,是一个经济结构不断变化、人均国民收入和包括农业在内的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从农业经济社会逐步向工业经济社会转变的过程。正常来说,工业化与农业发展并不完全矛盾,因为工业化一方面能推动非农产业的快速发展,给农业剩余劳动力转移提供了更广阔的市场;另一方面工业化的广泛影响有利于农业嫁接工业生产经营方式,实现农业企业化管理。同时工业化兴起的食品技术革命有利于农产品的多层次加工增值。但是,由于工业化的概念往往会被很多地方行政机构异化、曲解,认为工业化进程就是加大工业生产力与工业全面化,从而走向无序化的工业发展。

当前,中国很多地区出现大面积的农田被毁,取而代之的是低效能的工业园区。大部分县域都有一个工业园区,很多地方每个镇都有工业园区,有些欠发达的县市更是随意划拨工业厂区。由于工业污染处理设备的投入少则几百万,高则上亿,巨大的环保处理费用对于中小企业及欠发达地区的工业园区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因此出现工业对农业污染的恶性事件时有发生。

对此,国家应该在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因势利导,倡导因地制宜,量力而为,尤其要鼓励农业大区以发展农业工业化为主,因为我国农业机械化水平落后、产业化程度偏低,迫切需要发展重工业、生产更多更先进的机器设备改造落后的农业,推进农业现代化。

畸形土地分配导致农业用地流失

目前我国土地资源分配过度倾向工业化与城镇化建设,导致农业生产用地无法满足正常的社会需求。在中国,你可以看到一个比一个规模大的城市规划,一座比一座气派的办公大楼,一片比一片雄心壮志的工业园区,一座比一座宽阔的大学校园,以及遍地冒烟、无序化发展的小型工厂……中国的区域发展似乎成了消耗土地资源的竞技场,不切合实际的攀比、不符合科学的城市扩张正威胁着18亿亩耕地红线。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展规划司数据,2009年我国城镇人口已达6.22亿人,城镇化率达到46.6%。这对于中国社会文明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摆在面前的事实同样让人忧虑。那就是工业化与城镇化建设消耗了大量的土地资源,基层土地分配规划出现了无序化的发展趋势,土地资源分配过于倾向工业化与城镇化建设,代价巨大。

从2000年以后,中国全面进入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阶段,同时土地占用的速度也在加快。全国土地利用变更调查结果报告显示,1998年我国耕地面积为19.45亿亩,2008年仅为18.257亿亩,人均仅约1.39亩,平均每年净减少耕地1300多万亩,呈现出持续减少的势头根据测算,目前我国失地农民总数在5000万人左右,城镇化过程中还将有近亿农民失去土地。大量的土地流失已经导致农业生产用地无法满足正常的社会需求,从而诱发以农产品为主的物价上涨及社会的不稳定。

因此,在城镇化及工业化发展过程中,需要按照城乡发展规划一体化的要求,把农村和城市作为一个整体来通盘考虑,统一规划基本农田保护区、居民生活区、工业园区等,使城乡发展能够互相衔接、互相促进。

打着"两化"幌子吞噬土地

目前,我国一些地方政府把工业化、城镇化作为占用土地、买卖土地、挥霍土地的合法借口,给中国的农业安全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中国拥有13.2亿人口,是美国人口的4倍、加拿大人口的40倍,但是中国的土地资源条件和环境却不如美国,可耕地资源也不如加拿大。即便如此,中国的农业土地依然被异化下的工业化与城镇化所"绑架",各个领域占用农地大大超过美国、加拿大及日本。如今,我国人均占有耕地面积只有1.39亩,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能否守住这最后的18.27亿亩耕地关系重大,小则影响物价,大则事关人类未来生存底线。然而要守住这条耕地红线将面临诸多挑战,只有做好管控与疏导并行的工作方有效果。

在土地使用管控方面,要严格禁止土地利益收割化。据统计,2009年全国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已经超过1.5万亿元。不少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已经占地方财政收入近50%。2010年虽然受两轮房市调控,但国内土地市场出让金总额依然高达2.7万亿元,同比增幅达70.4%;土地出让金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例再创新高,为76.6%。土地,成了一些地方政府搁在灶台上的腊肉,没菜有菜都想去割一块吃吃,因为那是不费多大力气就能坐享其成的"美食"。因此抓好地方政府土地利益收割化是保障耕地红线的第一屏障。

而在土地使用疏导方面,要强调节约、集约理念。为确保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欧洲提出多功能土地集约利用的概念,强调功能多样化集约利用土地。因此中国应该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要从过去城镇化外延扩张向内涵提高的集约型转变,从城市数量的增加向城市质量的提高转变,完善土地市场,强化资源的使用效率,协调人口、资源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走集约型、可持续的新型城市化道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物价的稳定与社会的和谐。


小程序可以做商城吗
微信小程序开发
如何在手机上开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