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菊韵中篇小说极度诱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57:23 编辑:笔名

(一)  他和她的相遇挺偶然。  古寺山庄。他是一个人驾车前往的。一到周末,他喜欢独自驾车出游,怡情于山水之间。  山路弯弯,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他看见她肩背旅行包,头戴遮阳帽,一个人行走在山高林密的山路上。她看见他的车驶到跟前,在车的侧前方向他示意,  他缓缓地停住了车。  “哎,老板,能不能请你给我搭一程啊!”她站在车旁笑盈盈的问。  “你到哪里去啊?”他问。  “我到古寺山庄游玩。”  “哦,那就上来吧,我也到那里去玩。”他从车内给她打开了右侧车门。  她卸下旅行包,跨上了驾驶室副座。他载着她继续向古寺山庄的大山行进。  车上突然多了一个异性同伴,他感觉有几分拘谨,但心里却暗暗庆幸,心想,今天一定不会太寂寥,有个单身女性陪伴自己游玩,会增加不少情趣吧。成天忙于商务,趁周末出来游玩一下,就是为了换换心情,能路遇一个游伴,而且是个美貌的异性,当然是求之不得啦。  “老板,你怎么一个人开车出来玩哪?”她首先打开了沉默。  “哦,久居城市,闷得慌,一时心血来潮,开上车就上来啦,你看山里风景多好,空气多新鲜呀?”  “是啊,是啊!我也是。我是一个背包族,喜欢独来独往,听人说古寺山庄这边风景挺美的,今天一早就上路了。”  “你一个人独行,到这种荒郊野岭里来,够大胆的啊!你就不怕吗?”  “哈,这有什么?我是独行侠,经常一个人出行,有什么可怕的。”他侧过脸去瞄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她,不由令他对这位搭车的年轻女性刮目相看了,也自然对她生出几分钦佩之情。  “嗯,真够大胆的。”    (二)  很快,他们就到了古寺山庄。  这里山高林密,四面群山都被郁郁葱葱的茂密森林覆盖着。  面对满眼翠绿的山色和迎风吹来的清新空气,他们都为眼前的美丽景色所陶醉,无形之中也消弭了他们之间刚刚偶遇的那种陌生之感。“哇,你看,那边有一个湖呢!太漂亮了,我们到湖边去看看好吗?”  她欢快地惊呼起来,顺手拉了一下他的手臂,兴高采烈地朝着湖边跑去。  他在后面跟着跑,并仔细地端详着她的身姿。  这是一位30出头的少妇,身材稍胖但不失婀娜,矫健的身姿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披肩的长发在风中飘逸。如果仅仅从背后看,还真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乐衷于运动的人一定显得更加青春靓丽些吧?他想。  他们在湖边漫步。虽然今天是个周末,但来古寺山庄游玩的人不是太多,可能是因为这里远离城区,未经多少开发而依然保持原生态风貌的缘故吧。显然,他们各自就是奔着这种远离尘嚣的心情而来的。想不到,这两个原本陌生的人,竟然不约而同的相遇相识在这大山深处的湖光山色之中。  他对此也感觉有一丝莫名的奇妙。“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有什么嘛,不过是游玩途中的偶遇,意想不到添了一个旅伴,多少可以增添一些游兴罢了。他释然地想。  “老板,你是本地人吧?做什么生意的?”她首先打破了沉默,向他问道。  “在城里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做外贸生意的,你呢?”他答道。  “哦,不好意思,我是一个打工族,在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她落落大方地回答他。  “做服务员也不错呀?工作还算轻松吧?”  “唉,有什么不错,给人家打工,挣碗饭吃,和你们当老板的不能比,赚大钱。”她悻悻然地说。  “呵呵,都一样,现在做生意赚点钱也不容易呀?”他有意低调的对她说。  “你客气啦。谁不想当老板,我也想当老板啊,就是现在还不具备那个条件,我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做梦都想出人头地,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让社会上的所有人都尊敬自己。”她侃侃而谈,眼中闪烁着激情的光芒。  “好,有志气。我希望你能成为女中豪杰,商界精英。”他顺着她的意思,附和着说,但心中暗想,这女子口气好大哦,莫非她是想成为撒切尔夫人式的铁娘子不成?  “你不要小看人哦,我的志向和潜力不可小觑,到时候一定让你刮目相看!”她看他表露出来的戏谑神情,用不可置疑的语气,向他宣泄女性少有的傲气。  “哈哈哈,没有,没有,我哪敢小瞧你啊,我非常赞赏你“巾帼不让须眉”的抱负和勇气。”他毕竟是一位经过商场多年磨砺的人,什么人没有见识过呀?听到这位女子口出狂言,他虽然感到有几分惊讶,但也不可直截了当地当面批驳她,何况面对的是一位萍水相逢的女性。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无趣的话题了吧,我能问问你的个人生活问题吗?”她嫣然一笑,转而露出女性特有的几分妩媚之气。  “你想问什么?你问吧。”他以一种轻松的神态,等待这位有趣的少妇,想问他些什么问题?  “你成家了吗?如果是成家了的话,为什么独自出行,不带上家眷一起出来游玩呀?”她似乎以一种自问自答的口吻,向他提问。  “你看我这个年纪,还像个没有成家的人吗?至于说独自出来玩,那是因为我爱人在外地。”他如实地回答了她的提问。  “哦,我看你大概也就是四十出头点的年龄吧?怎么不把爱人带在身边?平时谁照顾你呀?你难道不感到孤独吗?”她笑盈盈,似乎以轻描淡写的口气又向他抛出了一连串几个问题。  这些提问,出自一位刚刚认识不久的女性之口,多少有些暧昧的气味,他不知该如何回答她,但不予回答似乎又觉得有失礼貌和风度。踌躇片刻,他还是告诉了她:“我爱人是教师,到外地进修一段时间,也不算两地分居呀?不会太久就可以回来了。”他只好简略地加以解释,回避掉那些不便正面回答的问题。他想,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向一个陌生女子谈及这些过于敏感﹑私密的问题呢?谁知道对方是何用意?不管怎样,男人不能随意表露出一副轻浮像,他觉得为人处世要适当把握住分寸,不可太放纵自己。  “呵呵,看你紧张的样子,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别介意哦,我这人说话口无遮拦的,习惯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可能一时不适应吧?”她还是那样大大咧咧地为自己刚才的不当提问开脱着。  “没有介意,看得出,你是一位无拘无束,性格开朗的人,说实在,我喜欢你这种性格,属于阳光型的啊。”他面露轻松的表情,尽量想掩饰住刚才的些许忐忑之状和稍显尴尬的氛围。  “我们到山庄那边看看怎么样?或许有个茶庄什么的,不妨去喝杯茶,我们边喝边聊。”他提议道。  “好啊,好啊,我也有点渴了,那我们就去。”她欣然同意。    (三)  所谓的“古寺山庄”,不过是数间就地取材搭建起来的简易房,但简易之中又显得精巧,外墙面都装订上原始古朴的树皮,屋瓦是用当地毛竹片做装饰,看上去清清爽爽的,有着山庄特有的格调。山庄坐落在一块空旷的地坪上,视野极其开阔,是一个便于眺望远山近水的好去处。  山庄里面游客不是很多,他们找到一处便于观景的临窗位子落座。窗外的远山漂亮极了,他们仿佛置身于庐山的观景台,极目远望,黛色的起伏山峦尽收眼底,令人顿觉心旷神怡。  “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他从内心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嗯,是不错,我们不虚此行,不过,我还是觉得能在这风景如画的地方遇见你,更是一种意外的收获哦。”她俏皮地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轻轻地。但是,他还是清晰的听到了。  不过他还是明知故问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去,你装傻啊!”她娇啧的对他骂了一声。  这样的情景,让他有些迷惑,他不敢断定,眼前的这位异性游伴,对他发出了什么样的信号?虽说他是一个在生意场上打拼的人,善于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但是,对于男女情感上的事情,他还是显得有些木讷,或者说从本质上看,他就不是一个喜欢随处沾花惹草的人。  不过,出于礼貌的考量,他还是附和:“嗯,今天能认识你,我也是高兴的,就不说荣幸了啊,那样用词有点虚假吧?”  “不,你错了,应该说是荣幸,能遇见我,你不认为是一种荣幸吗?说不定我今后就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到时候,你想见到我都不容易呢!哈哈哈!”  她的那股“疯劲”又上来了,不管不顾地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真有你的啊,哪有这样夸自己的。”他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笑出声来。  他们一边喝着刚刚送上来的茶,一边漫无边际的调侃着,两人仿佛是一对相识已久的至交,毫无顾忌地交谈起来,但显然不是在打情骂俏,而仅仅是一种特定场景下的语言沟通。  “哎,老板,我们都游玩了大半天了,我能请问一下你的尊姓大名吗?我叫王小曼,你叫我小王或者小曼都行,你呢?”她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  他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用双手恭敬地递上,“这是我的名片,免贵姓陈,陈峰,哦,你就叫我陈锋或陈大哥吧?好吗?”他微笑着自我介绍。  “哦,好啊,那我就叫你陈哥吧,这样显得亲切些,可以吗?”她笑盈盈地接过名片,把它放到随身携带的坤包里去。  “行啊,小曼,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你想吃点什么?今天我请客,你点菜吧?”陈锋客气地说道。  “呵呵,那当然是你请客啦,你是大老板呀,今天我要好好宰宰你。”小曼故意以不客气的神情戏谑道,随即翻起了菜谱。  “行啊,行啊!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吧。”陈锋大方地说。  “陈哥,我想吃的,你未必就能满足啊?”小曼漫不经心地冒出这样的一句话,不经意间嘴角还翘了一翘。  这分明是一语双关,细心的陈锋还是读懂了其中的某些含意,但他也只是默然地想,不便去挑明,这才是显示中年男子应有的稳重之处。    (四)  饭毕,他俩走出了山庄。四月的阳光,温暖明媚,令人心情格外爽朗。陈锋和王小曼这对旅途邂逅的游伴,徜徉在明媚的春光里,怡情于山水,享受着大自然给予的快乐,此刻,仿佛就是一对神仙眷侣,但萍水相逢的他们,也许只是人生旅途中的匆匆过客。偶然与必然并不见得有着天然的联系。  陈锋此生,除了和现在的爱人有过一场在他自己看来算得上“轰轰烈烈”的恋情。他是一位对生活有检点的人,内心深处也不奢望﹑期待任何艳遇的出现。在如今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中,算得上是一位清心寡欲的好男人了。  但是,他也是凡人,有着正常人的七情六欲,与自己的妻子分别数月了,对性也是渴望的,只是他的自制力比较强,因此,压根就没有想到过要越轨,去寻找生理的满足。可是,今天旅途偶遇,面对妙龄少妇或明或暗的挑逗,他会不会心猿意马呢?说实话,此时的陈锋,可能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一个准秤。  他们沿着来时的路,准备返回停车的位置。  “哎,陈哥,那里有个寺庙,我们进去看看吧?”小曼见山岗一隅有个寺庙,就向陈锋提议道。  “好吧,那就进去看一看。”陈锋跟随小曼来到了寺庙的跟前。群山环抱下的古刹,算不上气势恢宏,但也庄严肃静,只见门楣上书四个褪了色的描金大字“云居禅寺”。“真是深山藏古寺啊,想不到。”陈锋感慨地说。  “陈哥,我想到观音菩萨前许个愿,你能陪我一起去吗?”王小曼拉了一下陈锋的衣襟,轻声对陈锋说。  “你进去许愿吧,我站在这里等你。”陈锋弄不懂王小曼是什么意思。他觉得,孤男寡女在一起,还在观音佛前许愿,这算什么事情呀?多尴尬!他连连摇手。  “陈哥,我就要你一起去嘛!”想不到,王小曼竟然在陈锋面前撒起娇来。  “使不得,使不得!”陈锋还是拒绝着。“哼!没劲!”小曼白了一下陈锋,自个走到佛龛前,跪倒在观音菩萨面前,双手合十,闭起双眼,嘴上念念有词。  “好啦,我们走吧?”许愿完毕的小曼,朝陈锋莞尔一笑,脸上也不见不悦之色。  走出寺院,陈锋问她:“小曼,你刚才在菩萨面前许了什么愿呀?”  “不告诉你。”王小曼狡黠地瞄了他一眼。“这是我心中的秘密。”    (五)  晌午过后,他们踏上返程的路。  与来时相比,彼此的陌生感消除了,他们俨然就像是一对老朋友。王小曼翻开车上的化妆镜,无拘无束地补起妆来。镜前,小曼甚至把束胸的乳罩拉了又拉,把中间的乳沟挤了又挤,调整镜子看看满意了才罢手。陈锋手握方向盘,只能用余光瞟上一眼,心里虽然直打鼓,但还是尽量保持着镇静。  “陈哥,你对一夜情是怎么看的?”小曼一边抹着口红一边问陈锋。  陈锋没想到她竟然会问起这样暧昧的问题。像陈锋这样的男子,事业有成,相对于年轻人来说还是老成持重的,他欣赏的女性应该是矜持﹑典雅和知性的,这是他对女性的审美观。不过,他对逢场作戏的婚外性行为也不是一概排斥,只是对婚外情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不敢越雷池半步。  “一夜情嘛,其实就是男女之间的一夜性行为,不关乎情。”陈锋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那你有没有尝试过一夜情呢?”  “没有。”陈锋不想在异性面前袒露这类纯属个人隐私的问题。  “没有才怪呢?我才不信像你这样风流倜傥的中年男人会没有过一夜情的经历?那你一定是有情人吧?”王小曼以一种轻佻的口吻,对陈锋刨根问底起来。   共 1084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查出前列腺钙化怎么治疗成果更佳
黑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好的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