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难以凑足4亿元中科云被遗弃中科云

发布时间:2019-09-13 19:50:18 编辑:笔名

难以凑足4亿元,中科云“被遗弃” - 中科云

4月6日,中科云再发公告,宣布“ST湘鄂债”的本息支付仍有2.4亿多元的缺口,无法按时、足额筹集资金,构成实质违约。这成为国内首个本金违约的公司债案例。6日傍晚,拨通中科云董事长万钧的,他表示目前无法接受采访,公司正在研究如何解决公司债的资金缺口。存2.4亿元资金缺口2012年,当时名字还是“湘鄂情”的中科云发行了总规模4.8亿元5年期债券。根据当时的债券发行条件,持有者有权在债券发行后的第三年末(即2015年4月5日)行使“回售选择权”,即让中科云回购债券。根据投资者的回售选择,中科云原本应在今年4月7日支付债券利息及回售款项(利息和本金)共4.02亿元,但中科云的公告显示,目前只有约1.6亿元的资金到位,这笔钱是控股股东孟凯的一致行动人克州湘鄂情在3月16日减持3000万股股票所得,仍有2.4亿元的资金缺口。中科云构成了国内首例公司债的本金违约。后续的偿债如何安排?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中科云董事长万钧表示“目前仍在研究”。董事高管薪酬调减或停发公司公告显示,公司和控股股东拟通过向第三方贷款融资、继续追收应收预付款等方式筹集资金,争取短期内尽快确定资金到位时间。根据公司债《募集说明书》的规定,中科云还将采取以下措施:1、不向股东分配利润;2、暂缓重大对外投资、收购兼并等资本性支出项目的实施;3、调减或停发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和奖金;4、主要人不得调离。ST湘鄂债的受托管理人是广发证券,4月6日,广发证券公告称,将在违约后5个工作日内,以公告的方式发出召开ST湘鄂债2015年第二次债券持有人会议的通知。如果此次违约在30天内仍未解除,ST湘鄂债将进入“加速清偿阶段”,持有债券本金总额50%以上的投资者可通过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宣布未偿还的本金和相应利息立即到期应付。如果这一情形发生,中科云将面临更大的支付压力。孟凯减持未能挽回“残局”ST湘鄂债在发行时为无担保债券,而后根据公司债受托管理人广发证券的要求,公司为债券补充提供了一系列增信担保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将公司下属三处房产抵押、三宗子公司股权质押、出售部分公司子公司、追收应收账款及控股股东减持所得作为财务资助款等等。截至目前,最大的一笔增信,来自控股股东的减持。今年3月16日,孟凯的一致行动人克州湘鄂情减持3000万股中科云,落实偿债资金约1.6亿元,但仍不足以覆盖债券的兑付金额。不仅如此,由于一起房屋合同纠纷,中科云设立在民生银行北京魏公村支行的“ST湘鄂债”偿债专户,以及设立在华夏银行武汉雄楚支行的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增加了偿债和经营的难度。深陷“连锁反应”目前的中科云,陷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当中。一方面主营的餐饮业务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湘鄂情”的商标已经被公司转让,餐饮扭亏困难重重;另一方面,由于资金短缺,转型的大数据新媒体业务无法正常开展,难以获得预期收益。此外,中科云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内进行了多项投资,但多笔投资未达预期,甚至产生了大量应收及预付款项无法收回的问题。这包括中科云公司对江苏中昱的预付款5000万元、北京燕山红书画合作预付款3000万元、广东富斯凯收购预付款1400万元、笛女影视拟收购预付款1600万元、以及“湘鄂情”系列商标转让尾款约4000万元。更加关键的是,由于中科云目前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导致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案无法实施,再融资受阻,流动性紧张的局面无法改变。相关大股东仍滞留境外高管大量离职在公司困难重重之下,中科云的控股股东孟凯至今仍滞留境外。4月6日的采访中,万钧对新京报表示,目前孟凯与公司仍有联系,但具体情况如何不便透露。孟凯是去年“十一”长假期间离境的,长假结束后不久,10月12日,证监会向中科云下达《调查通知书》,称因控股股东孟凯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决定对该公司进行立案调查,中科云股票和债券此后停牌,相关调查至今还未结束。今年1月7日傍晚,中科云公告称,孟凯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总裁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同时提议由湘鄂情前副总裁万钧接任自己的职务。3月17日,中科云任命万钧为新任董事长。中科云的最新公告称,孟凯“目前尚无明确回国意向”,而且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这是因为,孟凯支持持有的中科云22.7%的股份均已质押给中信证券,为其股权收益权转让到期回购提供担保,根据协议,若上述股份质押业务出现违约,质权人有权进行违约处置。与此同时,孟凯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结束,受这些因素影响,中科云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此外,中科云的高管正在大量离职。上市以来至2014年12月初,公司董事、监事等高管共有42位,其中29位已离职。2014年12月至今,又有5名高管离职。离职的高管包括公司的财务总监、原审计负责人、原董事会秘书、原董事长兼总裁。疑问谁来接盘中科云?公司债违约、公司经营遭遇困境、大股东滞留境外、高管纷纷离职……这些遭遇之下,中科云的未来将是怎样的命运,公司债的违约又将如何收场?“刚性兑付或被打破”近期在金融圈内,不少专业人士期待,此案或许会成为国内打破刚性兑付的一个突破口。海通证券就曾在研报中这样表示,无论目前的欧洲还是过去的日本,由于刚兑迟迟不能打破,导致了资本市场好坏不分,金融资源持续错配。刚兑打破将真正降低无风险利率,国开债等无风险资产需求有望回归。李克强在今年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上亦明确表示,允许个案性金融风险的发生,按市场化的原则进行清算,增强人们的风险意识。获得刚性兑付有先例但在另一些人看来,ST湘鄂债的违约极有可能最终获得刚性兑付。上海的一位证券维权律师对新京报表示,无论是此前违约的超日还是华锐,最终都通过破产重整等方式获得了刚性兑付。中科云很可能也会通过政府协调,或是国有资本“接盘”等方式,延续超日、华锐的“不死鸟”神话。在这位律师看来,目前ST湘鄂债的资金缺口仅为2.4亿元,而此前超日债的违约超过10亿元,最终仍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让投资额在20万元以下的债民都获得了全额赔付。相对而言,中科云面临的资金缺口并不算大。在他看来,当证监会的调查结束,中科云可能进入资产重组,未来可能“重获新生”。资产负债率高达97%不过,根据中科云的公告,目前公司2014年经审计的净资产已为负值,公司可能面临退市风险。根据2014年度业绩快报,中科云资产负债率为97.55%,其中主要负债包括ST湘鄂债、1.1亿元信托贷款和4000万元银行借款、部分预收账款、应付供货商货款等。面对这样的一家公司,谁将成为它的“接盘者”成为疑问。

小孩老是咳嗽
小孩咳嗽怎么治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
少儿发烧怎么退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