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军警杯小说普通英雄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7:17 编辑:笔名

(一)歇息遇薛豹    “白衣苍狗变浮云,千古功名一聚尘。”吴吟风实在是搞不懂,这个世上为什么总是有人喜欢争名夺利呢?世人都很尊敬陶朱公,说他是个淡泊名利之人,或许真的是这样吧,陶朱公,就是范蠡,他为越王勾践的复国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最后,他隐居山林,终于免于像文种那样“狡兔死,走狗烹”的悲惨命运,还能够黄金铸就范蠡像,果然是识时务者。他退隐之后,化名为陶朱公,他很善于经商,本来嘛,一国都能够治理好,又何况是做买卖呢,他屡次成为巨富,又屡次散尽家财,这一点,更是令世人无限感慨。  可是,吴吟风却对此感到不以为然,要是那陶朱公真的淡泊名利,他又怎会屡次积攒财富,成为巨富之人呢,真正将钱财视为粪土的人,根本就不会去想如何挣钱。就好像吴吟风一样,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成为英雄,成为一个经天纬地之人,他就只想当一个普通人,过平凡人的生活。  谁又能想到,整日里混迹在市镇,打些零工,随便吃些什么填饱肚子,夜里在破庙过夜的这个小伙子,就是平西王的公子,小王爷吴吟风呢?“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现如今,这位曾经风光的小王爷的境况,也不比当年的颜回好多少,可是,“夏虫不可以语冰”,普通的市井小民又如何能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呢,他的乐子,丝毫都不逊于当年的颜回呢。  吴吟风总是不停地从这个市镇流浪到那个市镇,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月,就好像当年的佛祖一样,不在一棵菩提树下休息,怕惹上三宿恋。浪迹天涯的日子,扩展了他的眼界,增长了他的见识,吴吟风觉得,自己已经并非当日的吴下阿蒙了。  这一日,他又独自一人上路了。走得累了,便枕着一块石头在草丛中休息,顺便遥看四周风景,但见四处风亭泉石,烟林薇蕨,江上闲鸥,真正是美不胜收,如此真山真水的景致,又岂是王府里那些盆景能够相提并论的啊。只是,当一抹淡烟轻雾拂过他脸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生出了一丝少年情绪,虽然说,他的父王刚愎自用,草菅人命,他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王府,和他断绝关系,可是,毕竟是血浓于水啊,他又怎能不伤怀呢,无奈之下,只能搔首对东风。  正在他昏昏欲睡之时,忽听得一片喧哗声,睁眼一看,原来是一个拳师正在教训着弟子呢。只见他叉着手,梗着脖子,呵斥自己的徒弟:“你们几个,真是笨到家了,这第一招的步子便记不住。记得为师当年学这招的时候,你们的师爷只演示了三四十次,我就完全领会贯通了。你们怎么这么笨啊,我都做了上百次了,你们还是学不会。这样吧,我再走一遍,你们好好看着,再记不住,就别叫我师父了。”  吴吟风见状,只觉得心中好笑,这个师父还说自己徒弟不济,可是,他又好到哪里去呢,看他自己的悟性,也是够呛啊,想到这里,便不觉吭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发出声响,正好被那拳师给听见了,他回转身来,发现了隐身在草丛里的吴吟风,呵斥道:“好啊,你这贼人,竟然敢偷学我的两仪拳?”  吴吟风笑道:“抱歉,抱歉,我不是存心的,其实,我早就在这里幕天席地,枕石漱流了,只是,您教徒弟的时候,太心无旁骛,所以,并未发现我而已。”  那拳师皱着眉头说:“你跟我拽什么文,整那么多成语,老子听不懂。”说着,用手抹着自己的嘴巴道:“老子薛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斗大的汉字。”  吴吟风听到“薛豹”这两个字的时候,不觉顺口应道:“薛豹?刘泉和刘师父的师兄,好像也叫薛豹啊。”那刘泉和,乃是王府的护院,生得玉树临风,不仅长相好,那武功也是一流的,更兼聪明过人,怎么他的师兄竟然是这副尊容,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在二五眼之上,不在二五眼之下,正正好好,就是二五眼。  谁知道,不提这“刘泉和”三个字还则罢了,提了这个名字,倒惹恼了薛豹,他腾地一声跳了起来,厉声喝道:“刘泉和,哪个刘泉和,是不是投靠了平西王府,当了鹰犬的那个?”说着,指着吴吟风道:“你认识他?你跟他关系还不错?好啊,你竟然和那个师门败类有关系,老子便饶不了你。”说着,竟然不分青红皂白,迎面就是一拳。  吴吟风真是百口莫辩,他此时终于搞清楚什么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对方根本就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啊,他还来不及说跟刘泉和只是萍水之交,而且,他已经离开了王府,那薛豹的拳头,却已经到了他的面门。  几乎是下意识地,吴吟风左脚向后跨出了一步,旋即又一个转身,同时用自己的右掌去扫对方的眼睛,薛豹一愣,倏地向后退了一步,厉声喝问:“好啊,你还说没有偷学武功,你使的,不就是我刚才教徒弟的那招吗?”  吴吟风也不觉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下意识间使出了这招,这也不能怪他啊,他今天下午,已经看这个薛豹在自己面前来来回回地耍了上百遍了,印象实在太深了,傻子也该学会了吧。他刚想解释两句,那薛豹的拳头,又已经上来了,吴吟风就只能继续闪避。说实话,吴吟风的武功不怎么样,这个薛豹,虽然是个当师父的,可是,他的武功也逊得很,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招,十几个照面以后,吴吟风已经将对方的招数全都记熟了,竟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对方自己的招数来招架。  薛豹一见,这火就更大了,一拳快似一拳,吴吟风毕竟根基浅,招架越来越困难了,他且战且退,渐渐被逼到了一堆乱石旁,突然,他觉得脚下一空,心中叫声“不好”,却已然来不及了,谁能料想到,脚下这一丛乱草之下,竟然隐藏着一个深洞,吴吟风躲闪不及,竟然双足踏空,背部贴着洞壁,斜斜地滑了下去。这洞的倾斜度很大,他几乎是笔直地坠了下去,耳畔传来了呼呼的风声,一群受惊的蝙蝠呼啸着从他的身边掠过,吓得他紧紧闭上了双眼。    (二)金华洞遇仙    扑通一声,吴吟风重重摔在地上,背部因为强烈摩擦而生痛生痛的,心中还在庆幸,幸亏这洞不是笔直的,要不然的话,自己一定性命不保。他忍痛坐起身来,但见四周石笋环列,流水潺潺,真是别有洞天。  吴吟风看得惊呆了,宛如到了神仙洞府一般,他突然想起,人们都传说,这里附近有三个天然形成的洞穴,名字分别叫玉华洞、银华洞、金华洞,它们合称将乐“三华胜景”,名扬古今。据说,这金华洞口风出甚急,内多蝙蝠,莫非,指的竟然是这里。  抬头看看洞口,只剩下了一个隐隐的光点,看来,要想原路返回,是不太可能的了,于是,他只得向洞中走去,希望能够侥幸找到出路。这洞分为上、中、下三层,形似楼阁,各层之间洞中有洞,大洞套小洞,大如宫殿,小如猿穴,曲径多歧,宛如迷宫。“碧波落日寒烟聚,迷离红树幽兰露,金华洞前暮云遮,梅花惊作黄昏雪。”漫步洞中如移步换景,美不胜收。  走着走着,吴吟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老觉得自己的身后似乎是有人跟着一般,自己走,那人也走,自己停,那人也停。可是,当他猛地回头看去,身后却是什么人都没有。不仅如此,他还时不时地觉得有人在自己的背后吹冷风,顿时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突然想到,据说,这金华洞里可是有狐妖的啊,每当一群人一起进去,出来时总会少一人。本来洞前有座庵,香火极盛。自从住了妖怪,庵前冷落,人迹罕至。后来,一位摆渡的小伙子,名叫水生,急公好义,将身躯化为一尊石像,把妖孽严严实实地封在洞里。难道自己竟然进入了传说中居住狐仙的金华洞最底层不成,想到这里,吴吟风不禁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是受不住了,于是,猛然转身,大吼一声,道:“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快些出来。我吴吟风可不怕你。”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在自己的身背后说话,道:“你这人,倒是独辟蹊径。”这突然间传来的声音着实将吴吟风吓得不轻,他赶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紫衣男子站在不远处,说话的不是他又是谁呢?  吴吟风虽然心中有些害怕,可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惧,他只是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也不是自己愿意下来的啊,谁没事到这种鬼气森森的地方来呢?哎,你是谁啊?是那个吃人的狐妖吗?”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小伙子,说话不要那么直白好不好,我不是狐妖,嗯,你可以称呼我为小仙人徐正明。”  “仙人?你是仙人?”吴吟风一脸的不信,嘴里喃喃道:“‘仙人’就‘仙人’吧,还‘小仙人’,看你这一脸褶子,年纪不可能小。”  “你不信?”  “我不信,除非……”吴吟风心头一转,道:“除非你讲得出我是谁?”  那紫衣男子笑了笑,掐指一算,道:“你叫吴吟风,是平西王的公子,只可惜,父子现在不和,所以,你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啊?”  吴吟风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那紫衣男子哈哈大笑,道:“傻小子,要是你不想让人家知道你是谁,那么,刚才就不要那么大声地说:‘我吴吟风可不怕你’,你这么一嚷嚷,我还能不知道吗?你的事情,现在可是轰动天下了。”  吴吟风不觉苦笑道:“喂,这么说,你不是算出来的啊,那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真的是神仙呢?”  徐正明咂巴着嘴,走到了吴吟风的身边,上下打量着,又上下拍打着吴吟风的胳膊大腿,点着头道:“嗯,骨骼清奇,是一个练功的好材料。今日你我相遇,你可说是拍洪崖肩,既然有缘,不如,我便收你为徒,传你功夫,将来或可位列仙班,你意下如何?”  吴吟风听了,竟然笑得合不拢嘴,道:“得了吧,得了吧,我才不信呢,这个世上啊,根本就没有神仙,要是真的有神仙的话,这世上这么多的恶人,怎么也不见神仙来救民于水火之中啊?所以啊,要我看,就算是真的有神仙,也是一些只会躲在洞里享福的懒神仙。”他说到这里,瞪了徐正明一眼,显然,这句话是有所指的。  徐正明却一点都不生气,道:“求学求学,是学生求老师,今日倒成了老师来求学生了。”  “唉,这话我可不同意,学习,这个东西,在我看来,那是师徒互相交流的,所以世人才有这么一句话啊,叫做‘师访徒三年,徒访师三年’。更何况,我对于练武练功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感兴趣,我啊,只对围棋感兴趣。”  徐正明笑道:“说得好,既然你只对围棋感兴趣,那么,我们就来对上一局。”说着,袖子一拂,洞内石桌上就出现了一副棋盘棋子。这下,轮到吴吟风抓耳挠腮了,他学着徐正明的样子,挥了挥手,道:“好厉害啊,你就这么一下,就变出东西来了?”  徐正明嘿嘿一乐,道:“怎么,你这回信我是神仙了?”  没想到,吴吟风还是摇了摇头,道:“不信,这啊,一定是障眼法之类的,我看见过街上变戏法的,变出来的东西,比你多多了。”  徐正明微微摇头叹息道:“不识桃源路,还则罢了,路逢蓝桥云英,还不知道讨一碗玉液琼浆喝,这就只能证明你人太傻了。”说着,便在棋盘上随意摆了一个棋子。  吴吟风笑道:“这是什么下法啊,围棋中有‘金角银边草肚皮’的说法,哪有人像你这样,一开始就将棋子放在中间的啊,这一局,你是必输无疑了。”  徐正明却摇头叹息道:“好吧,等着看吧。”  没过一会儿,吴吟风就发现不对头了,这个人,虽然下棋的时候,极其没有规律,总是这里放两个棋子,那里放两个棋子,可是,进入中盘之后,他便发现,原来,对方的那些棋子,看似零乱,其实都是可以连成片的,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败势了。  吴吟风默然地看着徐正明,对于围棋一道,他向来是很有自信的,可是,这一次,竟然输得惨不忍睹。  徐正明笑道:“其实,我徐正明并不会下棋。”  “不会下棋,还下得这么好。”吴吟风嘴里嘟嘟囔囔地说。  “我虽不会下棋,却听过一些下棋的道理,也许对你有帮助。据《世本》所言,这围棋本是尧发明的,他的儿子丹朱善弈。晋张华在《博物志》中亦说:‘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围棋象征天地、时令、阴阳、动静,如同缩小的宇宙,棋盘便是大地,纵横的直线便是‘道’,黑白棋子便是阴阳。棋的输赢关键不在天,而在人。相传宋代陆九渊,多日看高手弈棋,一日,一棋手请教一局,他推辞了,却买了棋盘棋子回去,看了两日,忽然省悟,便找那个棋手对弈,连赢两局。那棋手本是临安第一高手,他赞陆九渊为天下无敌。你道那陆九渊领悟了什么?”  “什么?”吴吟风听得入了神,情不自禁地问道。  “他领悟:‘此乃河图之数也。’”  “河图之数?”吴吟风不解道。  “不错,世间万事万物,其实都离不开阴阳二字,只要悟透了其中的道理,别说是围棋,万事都能够迎刃而解了。”  吴吟风想了想,摇摇头道:“算了吧,我想,我的悟性,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弄明白的。”  徐正明道:“这不就对了,还不如拜我为师,跟我学习法术,说不定啊,你……” 共 1155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类型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昆明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上一篇:故乡的童年在秋天

下一篇:指尖上的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