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把群租者擠出群租房后怎么辦

发布时间:2019-11-09 09:03:14 编辑:笔名

把群租者挤出群租房后怎么办

曾经我有过好奇,在一个房价和房租齐涨、房价与收入比奇高的大都市,那些在餐馆里洗菜洗盘子的人,那些按钟点做保洁的人,那些在街头摆个小摊聊以谋生的人,还有那些在写字楼里拿着微薄的起薪的人 他们住在那儿

后来我知道了部分答案:阴湿的小单间,杂乱的城中村,近郊村民搭建的小平房,以及群租 跟几十个陌生人挤住在一起有人打了一个精妙的比方,群租就 像石头背面的苔藓 ,在不见光的地方大量滋长这些地方逼仄混乱,却给暂时处于城市底层的打拼者提供着小小的基石,让他们生活的梦想可以赖以起步

然而也因为隐藏着各种安全隐患和治安风险,还给相邻者带来巨大的烦扰,群租成为政府部门需要整治的对象群租乱象当然需要治理和规范,这一点大概很少会有人反对,然而规范是否就意味着这样简单的一纸禁令呢

群租并不是一堆人要去花钱买罪受,而是因为他们的住房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强力执行禁令或许可以消除群租于一时,却无法解决这些打拼者的实际住房需求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从几年前就开始大力整治群租,然而禁而不绝, 回潮 不断,甚至愈演愈烈,只能说明这种需求之旺盛有关部门制定出一个看上去很美的标准并不难,可谁来实现这样美好的住房 福利 呢

顺乎逻辑的结果是,群租者要么提心吊胆地在标准之外的灰色地带里生存,不时面临被打击清除的风险,相关权益反而更难得到保障;要么只能随着城市一圈圈往外扩张,而迁往越来越远的边缘地带,从而带来交通负荷等新的城市管理难题;要么被迫离开城市

解决群租问题是个繁复的系统工程,但即使是在保障房建设还无法满足需求、户籍制度尚未进一步改革的限制之下,城市管理者也完全可以做得更多更细与其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去执行一个不切实际的规定,不如想想其他办法(包丽敏)

(:纪 璇)

生物谷
脉络宁针剂
立可安吃多久才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