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三十三 希望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3:16 编辑:笔名

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三十三 希望

“唯服从班恩!”随着两名祭司高呼着暴政之神的圣名,两道黑色的负能量射线径直冲向了老祭司,打在老祭司的神术护盾之上,银色的护盾闪烁了一下,顽强地没有破碎,老祭司低声咏唱咒文,两名班恩祭司配合默契,一人咏唱咒文准备施法,另一人挥舞长剑向老祭司冲来准备近战。

林克狼狈地滚地躲过了一瓶偶然落下的织火胶,骇然地看着两个倒霉的弓手浑身着火地在旁边跑动,将身边的火焰沾染到更多同伴身上,引发更大混乱。

闻着周围四散的蛋白质焦臭味,林克有些作呕,从天而降的织火胶摔裂在地上就会爆炸,爆炸产生的火焰会随着四溅的油料沾染到人的身上,猛烈地炙烤着人的皮肉。

七八只织火胶落入长矛手的队伍中,险些令队伍崩溃,独眼老乔连忙组织弓手们向食蛛兽骑士射击,食蛛兽骑士则开始高速移动地躲避箭矢,并抓紧一切机会将织火胶扔向一切敌人。

林克与另一名预备战士配合着攻击一名散塔林会精锐士兵,敌人技艺娴熟,动作果决,远不是林克这个半吊子能对付的,好在有同伴配合,倒也能支撑下来,但林克并没有全力应敌。而是分心关注着战场的局势,这边战场的形式还是在僵持,具体胜负还要看高端武力的对决。

老祭司那边也是在僵持,正在和一名中年班恩祭司大战

,两人,两人明亮的神术护壁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双方都在迅速比划着施法手势,同时谨慎地观察着对方的动作,判断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中年祭司在给自己加持增益类的神术,他敏锐地察觉老祭司年老体衰这个事实,打算通过近战发挥自己的优势。

祭司快速地施法,一面留心老祭司略显缓慢的施法动作,沙漠中部落祭司的施法体系与正统的牧师有着些许差别,让中年祭司很难辨识出对方的神术,察觉到这一点的中年祭司有些焦虑,同时又抓紧机会查看了一下自己同伴的情况。

中年祭司看着自己的同伴狼狈地躲过了那只灵体沙漠蜥蜴的扑咬,脚步虚浮地向一旁转移,灵体蜥蜴在后方紧追不舍,身形暴涨了一倍有余,双眼血红,显然通过秘法进入了狂暴状态,自己的同伴刚刚竟蠢地和它硬拼。

“真是个废物!不知道和敌人周旋借机施法吗!”瞥了一眼同伴绵软骨折的右手与狼狈的姿态,中年祭司心中暗哼。

四周正在激战的部落族人与散塔林会士兵都开始向正在和祖灵战斗的祭司方向靠拢,与明显在进行神术大战的中年祭司与老祭司不同,肉搏的祖灵与年轻祭司那边更令人有安全感,而且也可能被一般的士兵影响战局。

看着同伴明显不支也硬着头皮迎战灵体蜥蜴,中年祭司充满了鄙夷,心中暗道“连退到己方士兵身边,趁机施展神术也不懂吗?”

“不过好在我们的法师不是蠢货。”中年祭司瞥了眼空中,又开始加快了施法速度。

林克看着扎西亚徒劳地指挥着手下幸存的战士朝天空射出重箭,刺尾狮在空中嘲讽地在空中盘旋,发出刺耳的吼叫,尾巴上的尖刺都已经射出,此刻正洋洋自得地看着地面上狼狈的敌人,它的主人却不知所踪,只有天空中低沉的咏唱声与不时凭空出现飞向地面的火球展现了他的存在。

林克双眼冒火地看着扎西亚像坏掉的布娃娃一般被火球炸飞,烧焦的头发与破碎的皮甲在空中乱飞,身边的几个战士徒劳地朝天空射箭,“尼娅塔在哪?她怎么不出现!她的法术书里有识破隐形这个法术的!”林克咬牙切齿地想到。

一边的老祭司施放的降咒术被中年祭司的防死结界中和,黑色的射线与中年祭司周身的银色光圈同时消失。

老祭司乘中年祭司施展增益神术之时,朝其施展了一道焰击术,一道明亮的火焰从天而降,笼罩了中年祭司,中年祭司被火焰笼罩,虽然凭借身上的附魔链甲与众多魔法装备没受到太多伤害,但正在准备的神能术还是施法失败了。

由于分神,林克险些被交战的敌人一剑枭首,幸亏身边的同伴奋力相助,将敌人的长剑格挡开来,才逃过一劫。冷汗直流的林克后怕不已,看着身边明显恼火的同伴,林克赶忙认真迎战,耳边却传来了一阵欢呼。

与祖灵交战的班恩祭司终于不支,一个不留神被祖灵扑上了身,随即感到力量与神智开始模糊,不等有所动作,便被祖灵咬断了脖子,祖灵则大口吞吃着祭司的血肉,本来有些黯淡的身躯开始凝实,双眼的红芒更盛。还不时用凶狠的目光瞥向为自己欢呼的族人,令人胆寒。

中年祭司闷哼一声继续施法,准备施展五级神术正气如虹,老祭司瞥了眼越来越凝实的祖灵,不去管正在施法的中年祭司,边施法边走向正在激战的散塔林会士兵,“部落的人都散开!”老祭司施法完毕后,一边凝聚着神术力量,一边大喊着。

族人们赶忙退开,老祭司手中的黄色光球没入散塔林会士兵聚集的地面,不等他们散开,地面便猛地炸开,绿洲土地中的沙石燃烧地四散炸开,将散塔林会的士兵们击倒在地,五级神术爆地术!

中年祭司结束施法,浑身膨胀了一倍,看到己方士兵的惨剧,举着巨型长剑朝老祭司冲了过来,老祭司一个手势,凝实许多的祖灵便冲了过来。

中年祭司终于明白自己的同伴为何面对这个灵体会如此不堪了,和这个灵体作战,自己的动作会越来越缓慢,力量也会渐渐流失。中年祭司意图脱离战斗,却被死死缠住。

老祭司在一旁施法,降咒术,疫病术,又掏出施法材料施展了个闪电术,老祭司满意地看着被电得动作更加迟缓的祭司,一边谨慎地看着高等隐身术失效,漂浮在空中的散塔林会法师,准备解决这个牧师。

一道法术波动忽然出现,祖灵僵住无法动弹,怪物定身术!老祭司愕然地看向原本空无一人的角落,散塔林会的法师忽然出现,接着又是五只重型弩箭接连射出,附魔箭头轻易穿透了老祭司的防护箭矢法术与防护神术,老祭司倒地时瞥见了散塔林会的法师正在重新给连发重弩上弹夹,明白了过来:“天上的是幻象啊。”

祖灵因为契约主人濒死,化为了一道光球,没入老祭司的胸口藏匿的雕像中,法师疑惑地用法师之手将发光的雕像拿起,看到正向这边冲锋的族人们,顺手拿起附魔箭头捅入雕像中,将破损的雕像丢在地上,重新施展起飞行术。

“射击!”扎西亚大声命令着,几枚精准的箭头激发了法师的防护法术,飞行的法师闷哼一声,准确地将一管织火胶扔向了扎西亚。

林克看着越飞越高脱离弓箭射程的法师,地面上恢复过来的中年牧师则施展疫病虫群弓箭族人们,散塔林会士气大振,老祭司在地上生死不知,祖灵雕像上插着箭头,扎西亚在火焰中哀嚎,尼娅塔不知去了何处。

林克在同伴配合下将敌人击倒,摸了摸怀中的魔法卷轴,苦涩地摇了摇头,偶然摸到了自己得到的耐色瑞尔石雕,握紧石雕,喊出了尼娅塔教授的耐色语启动咒文:“希望!”

看着发出强烈魔法波动,迅速变大的石雕,林克喃喃自语道:“来吧,我的希望。”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保山妇科医院哪家好
吉首治疗白斑病费用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保山好的妇科医院